最优质的新闻发布平台

听一个在伊拉克挣“血汗钱”的中国商人讲述——闯荡35年,我亲历伊拉克发展之痛

2019-04-02 09:11泰安日报

  【环球时报报道 陈宪忠】编者的话:伊拉克美丽富饶,但过去几十年也多灾多难。1984年4月,中国商人陈宪忠作为一家水电工程公司的翻译,随劳务大军第一次来到伊拉克。此后,无论是在公司还是“单干”,陈宪忠都和伊拉克结下了不解之缘。时间流逝,转眼35年过去。这位在伊拉克挣“血汗钱”的中国商人看到过这个国家的繁华,也亲身体会到它的混乱,更希望伊拉克在没有外来干涉的情况下能越来越好。

  国家百废待兴,民宅“楼上加楼”

  上世纪80年代,我随着中国劳务大军踏上伊拉克这个富得流油的中东国家,转眼之间,我在这里已打拼35年。35年,让我对伊拉克充满复杂的感情。这几十年,伊拉克除了战争就是内乱,两伊战争、国际制裁、美国出兵,还有恐怖组织的肆虐,让伊拉克元气大伤。

  1984年4月,我第一次到伊拉克,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新奇。巴格达的现代气息感染了我:灯火通明的城市、宽阔的街道、漂亮的别墅,还有一辆接一辆飞驰而过的私家车。车流在绿灯亮起瞬间加速向前的一幕,让我印象特别深刻。那时中国百姓的出行还处在“自行车时代”,而伊拉克直通南北东西的高速公路完全可以当飞机跑道用。伊拉克当时的富有让我感叹:我们中国人什么时候能达到这样的生活水平?

  尽管上世纪80年代两伊发生战争,但伊拉克人当时的衣食住行仍让人羡慕。记得我曾和同事、朋友说:“感觉我们国家想要赶上伊拉克现在的样子,估计还要努力50年。这里别墅很多,但伊拉克人不是想怎么盖就怎么盖的土豪,因为政府法律规定,住宅不能超过二层,不能影响左邻右舍的采光。”但那个时候,战争已经严重影响到伊拉克的民生。我知道一个艺术学院毕业的女性,叫萨米拉,为了多赚一点钱,到一家中国公司当打扫卫生的雇员,真是可惜。她说她的父亲在两伊战争中牺牲,是烈士之家,最低可以分到200平方米的土地,由政府负责给烈士家属建房。

  2003年3月20日,伊拉克战争爆发。同年5月1日,美国总统小布什宣布伊拉克主要战事结束,5月5日我就返回巴格达。记得《环球时报》曾请我以“小布什发动伊战后第一个重返伊拉克的中国商人”的视角讲述伊拉克的变化,当时我写道:“伊拉克百废待兴,到处充满商机……”如今,伊拉克仍百废待兴,但生意却越来越难做。

  过去35年的伊拉克,遭遇了太多战乱。这35年,中国发生巨变,世界上许多国家也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,但伊拉克的发展却不顺利。巴格达的道路年久失修,坑洼不平;居民区已破败不堪,一到雨天就满地泥泞;基础设施建设基本陷于停滞,城市不堪重负。人口增加而国家没有发展,过去的住房已不是两三代人居住,而是变成三四代人居住。为解决住房拥挤问题,伊拉克现在不得不出台新政——旧房屋都可以加盖一层。政府还在巴格达远郊推出一些住宅小区,但由于交通不便和担心安全,很多人家并不愿意去住。

  伊拉克的文化和教育水平在中东国家是出了名的高。对于我这个阿拉伯语专业的人来说,那时候认为能派到伊拉克工作真的很幸运,即使单位不给钱也高兴,就当留学好了,还有机会去探寻下古巴比伦遗址。今年元旦,我又来到战后重新开放的古巴比伦遗址。我已记不清来过这里几十次了,故地重游,沧桑历史都印刻在斑驳的墙体上,有数千年前留下的,也有萨达姆时期修复的,更有美军在这里设临时军营的痕迹。

  战争一度摧毁伊拉克人的教育。有位伊拉克中学教师告诉我:“制裁期间我每个月工资才3美元,怎么能安心教书?为了生计,我不得不在业余时间开班挣钱。有钱人家的孩子可以来,没钱的只能辍学。伊拉克曾是最重视教育的阿拉伯国家,如果孩子不念完小学家长就得进监狱。可现在,一些孩子成了文盲,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事情。”

  错判局势招来横祸,勇斗匪徒伤痕累累

  我2000年时下海经商,离开原来的“铁饭碗”——一家国营贸易公司,开始独自在伊拉克打拼。那时的伊拉克尽管受联合国的制裁,但国家机构尚能正常运转。2003年伊拉克战争打响之前,我已淘到人生的第一桶金。按照“石油换食品”的条文,那几年生意相对容易做,不像现在要讲那么多“关系”,有那么多人伸手要钱。

  按常理说,伊拉克战后物资短缺,做什么生意都可以有钱赚。但16年过去了,我感到生意越来越难做。最近几年,大批伊拉克人到中国采购日用商品,他们压低价格,不求质量,只求赚钱快,结果让一些伊拉克人埋怨中国商品不好。而那些想要卖好产品的中国商人无法和这些当地商人竞争,作为“外来户”只能靠边站。